2019年中國農機工業運行形勢分析——寧學貴在2019全國農機工業工作會議上的報告

作者: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 本站發布時間:2020年01月08日 收藏

  一、行業總體情況

  2019年1—11月份農機工業業務收入2191.51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0.06%。這是歷年來最低的增速,創下了新低。

  從年初開始,行業增速就出現了非常明顯、持續性的下跌,這是罕見的。2011年行業增速高達33.78%,到2013年黃金十年結束,2014年行業掉頭下滑。2015年行業形成共識:“農機工業未來十年是低速增長的黃金十年”,這主要是基于大家認為農機市場剛性需求依然存在,農機產品供應不足是主要矛盾。

  然而2019年出現這么低的增速,就要充分認識到我們所面臨的發展環境更為復雜,行業所遇到的困難要比想象的更大。2018年有人認為農機工業已經進入了經濟學的L型低速穩增長階段,增速已經觸底了,沒想到2019年又創了新低,行業進入平穩發展階段的判斷有些勉強。

  同時,我們更要關注2019年是否進入了谷底?如果繼續下滑、持續下滑對農機工業和農機企業的影響將有多大?為此大家的經營策略是否要進行調整,是否要重新定位?所以大家都非常重視這次工作會議的交流和溝通。

  預計2019年農機工業主營業務收入2400億左右,呈零增長。中國農機工業業務收入2016年4500億元,出現大幅度的減少,有統計調整的問題,也表明行業規模進一步縮小。

  2019年全國規模以上農機企業數量比同期減少了340多家。2019年在國家農機鑒定部門申請鑒定登記的農機企業是3320家,享受補貼的農機企業是2711家。其中,拖拉機企業197家,新增25家;小麥收獲機企業24家,新增4家;玉米收獲機企業86家,履帶收獲機企業53家,減少11家;插秧機企業86家,新增13家;壓捆機企業212家,新增43家;糧食烘干機企業134家,減少了31家。

  中國農機工業協會2019年10月份發布的景氣指數為-24,100多位行業調查者中,認為行業好的僅為4%,說明行業整體處于下行。中國農機工業協會景氣指數是通過專家咨詢獲得的。

  國家經濟下行,對我們行業的影響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我們看到,全國機械行業中農機工業和汽車工業下滑的非常大。除了經濟環境的影響外,農機工業也面臨一些自己的問題,或者存在行業自己所特有的一些困難。農機工業當前遇到的發展瓶頸和困難主要有以下5個方面。

  1.用戶需求疲軟。由于種糧積極性低,導致購買欲望萎縮,進而使供應不足的判斷與市場需求感受出現偏離。種地不賺錢導致農民購買力、購買意愿非常低。比如玉米機,幾年來大家數次認為要反彈,因為玉米機收率還是很低的,但是玉米機就是賣不動,農民的購買能力對它有很大的影響。甘蔗的機收率更低,盡管國家給予非常大的政策支持,2019年甘蔗機依然賣不動,主要原因就是2018年收獲甘蔗時連續下雨,甘蔗收獲機的機手不賺錢,所以影響客戶的購買能力和購買意愿。現在影響行業發展最大的瓶頸是需求不旺,農民購買力不強。

  2.發展環境制約。農機行業自身的同質化、低價格惡性競爭不斷加劇,劣幣驅逐良幣,行業發展環境不佳,讓大家感到壓力越來越大。另外農機服務和依賴于農業生產,農業生產所遇到的問題也制約了我們的發展。比如甘蔗機械化推進不快,主要受到農業發展的制約。

  3.中美貿易戰對零部件企業出口影響明顯。

  4.國四排放升級影響。2019年國四排放升級工作緊鑼密鼓,很多企業采用最大程度的減小或者消化庫存的經營策略,產量和業務收入都受到影響。

  5.政策邊際效益遞減。政策的影響力尤其是購機補貼的實施效果,對行業的拉動不如過去。以往每年收入往往會低開高走,隨著購機補貼政策的發布、購機補貼資金的落實、補貼工作的啟動,對行業的拉動十分明顯。目前購機補貼政策依然是促進農機工業發展最重要的促進因素,但其效果或者影響力有所減小,購機補貼的監管成本和企業運作成本越來越大。要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發展,營造信任和誠信,降低經營成本,提高運行效率。行業要建立透明的大數據平臺和監管平臺,方便企業工作,也減少企業無意犯錯誤的風險。

  二、主要農機產品和市場

  2019年,多數農機產品產量有所下降,保持增長的產品是少數。青飼料收獲機同比下降26.36%,噴桿噴霧機下降41.96%,飼料機負增長4.79%,農產品加工機械同比下降43.37%,壓捆機比上年增長了6.19%。

  采棉機、花生收獲機、辣椒收獲機、殘膜回收機、畜禽處理設備等新產品都呈現較好的增長。

  大拖31970臺,同比下降9.8%,中拖195015臺,同比增長7.6%,小拖268630臺,比上年度下降26.79%。大中拖市場略有回暖,大拖雖然還在下滑,但降幅度已經收窄,中拖出現了正的增長。50馬力到100馬力的拖拉機一是增長快,二是市場銷售比例大。2019年農機化司治理“大馬拉小車”規范市場經營秩序收到好的效果,也得到企業的擁護和響應。加之由于農業生產成本不斷增高,農民購買拖拉機更加注重經濟效益,不盲目追求大馬力,理性選擇和購機。

  一拖、雷沃、東風仍然是行業的領頭企業,銷售超過萬臺,三家占31.4%份額,但他們的市場份額有所下降,其市場份額不斷被稀釋。年產幾千臺、幾百臺拖拉機的企業有100多家,拖拉機的同質化競爭依然非常激烈。

  水稻插秧機38553臺,繼續下滑-19.22%,下滑幅度比2018年小。國產插秧機這幾年進步非常大,特別是高速插秧機,過去完全是日系企業壟斷的行業,近三年國產品牌有了非常大的進步。手扶式插秧機常發、沃得、久保田、久富、江蘇永濤五家排頭企業的市場份額高達92%,高速乘坐式插秧機沃得、久保田、洋馬三強企業占了88%。

  自走輪式谷物收獲機市場穩定。小麥機生產15392臺,略有增長。8公斤橫軸流小麥收獲機占82%的比重,增長43% ,喂入量加大的趨勢繼續延續。雷沃重工補貼5575臺,保持了優勢地位。

  玉米收獲機的爭奪很激烈。領軍者雷沃重工的市場份額還不到百分之十三,大批企業玉米收獲機的產量維持在一千臺以下,玉米機企業壓力還是很大。生產玉米機18821臺,同比下降8.56%。四行機占66.53%的比重,過去兩年表現搶眼的兩行機市場有限,四行機是主力機型。

  履帶式水稻收獲機產業集中程度比較高。履帶收獲機產量48487臺,同比下降了19.62%。5公斤機占到80%。水稻收獲機是繼小麥收獲機以后產業集中度快速提升的一個產品。江蘇沃得市場份額超過50%。喂入量小于1公斤的簡易式水稻收獲機,在重慶、湖南等丘陵山區有好的發展。水稻收獲機(包括簡易式)與小麥收獲機一樣基本完成了行業結構調整,集中度的相對提高是行業發展的一個必然趨勢,也是應該鼓勵的。

  烘干機大起大落,生產6469臺,繼2018年暴跌后仍然在下滑,降幅為31.08%。烘干機企業已經有一百多家退出市場,龍頭企業產量不到500臺,很多企業年產僅100多臺。烘干機具有很強的區域性和地域差別。湖南、湖北市場增長比較快,江浙滬所占比重比較大。糧食烘干和經濟水平有關聯,江浙地區經濟發達,這些省份烘干機的發展要比北方快一些。

  三、行業發展環境更加復雜

  業務收入和主要產品的銷量都在進一步下滑,企業的經營壓力非常大。規模以上企業年平均業務收入不斷在下降。2014年1.79億元/年,2015年1.84億元/年,2016年1.89億元/年,2017年1.76億元/年,2018年1.16億元/年,2019年約1.1億元/年。

  企業普遍微利經營。十一月份農機行業的利潤率是4.49%,在機械行業中是最低的。農機本來就是微利制造行業,現在市場低迷,獲利能力就更令人擔憂。

  規模以上企業虧損面占到19.24%,虧損企業比2018年又增加了6.6%,虧損在加大。行業骨干企業的虧損面近60%,大企業的財務和經營壓力也更大。

  影響利潤的不確定性因素增多:

  1.生產成本大幅上升。鋼材、鋁材、玻璃等持續上漲,創歷史新高,農機生產原料在成本中的比重很高,材料不斷上漲影響非常大。有些企業2019年的采購成本上漲了40%多。協會統計報表顯示人工工資2019年上漲了11%。

  2.經營規模、營業收入下滑嚴重。農機行業很多企業是薄利微利經營,同質化微利潤的產品需要規模支撐。如果沒有一定的產能和銷售規模,利潤難以維持。

  3.行業產能利用率不高。整個機械行業的產能利用率是80%左右,農機企業的產能利用率沒有完整的統計,估計很多企業的產能利用率低于80%,在50%左右。由于產量偏小企業電泳線很難運行。

  4.環保治理的壓力大。由于農機產品的產量小,為其供貨的鑄鍛企業規模小、環保設施差,他們受環保治理的影響就更大,鑄件、鍛件供貨緊張,價格上漲,環保治理成本是企業不可控的,也很難進行預測,恢復生態環境和生態平衡付出的代價將不斷加大。

  四、低速發展階段行業有亮點

  東方不亮西方亮。農業生產的特性所決定了農機區域需求的差異非常大。畜牧機械保持15.18%較好增長。新疆棉花生產機具市場繼續火爆。新疆采棉機的高增長,帶動了整個行業的增長,整地機械、播種機,無人噴藥機、殘膜回收機等都出現了非常大的增長。2019年采棉機新增量將達到1000臺左右。

  半喂入水稻收獲機在中國市場培育多年后出現了較大的增長。半喂入水稻收獲機節能高效、秸稈回收離田便捷,隨著產品技術成熟和可靠性的提高,2019年銷售4.3億元,增長87%。

  得益于國家推行和鼓勵免耕播種、黑土地治理、秸稈還田,保護性耕作機械有較大的增長。農村環境治理所需要的設施在一些地區也出現了比較可喜的增長。

  補短板的新產品市場有所增加。比如新疆的殘膜回收機、辣椒收割機、果園機械等補充了市場空白。

  行業面對市場變化提質增效減少虧損。2018年5、6月份行業利潤下滑幅度超過了12%,2019年利潤逐漸回升,11月份利潤增長15.97%,比機械行業高出17%。國家財政政策的支持使我們受益,還和我們企業積極推進產業升級練內功,抓好管理有關。精益化制造和全員質量管理,過去強推推不動,很多企業不重視,現在很多企業愿意花幾百萬來做這樣的事情,成為行業自覺的行動。通過精益管理要效益,提高利潤。

  瘦身強體取得成效。2018年拖拉機企業虧損17.24億,2019年同期虧損7.18億,下降了58.38%。一拖等拖拉機大企業,以非常大的魄力降低成本、提高效益收到一定的效果。

  國家稅費下降幫助企業減負。2019年國家減稅降費2.3萬億元,農機企業受益,行業虧損額同比下降了28.34%。2018年開始實施增值稅留抵退稅,地方政府積極退稅,企業的流動資金得到補充,財務費用下降了5.74%。

  企業積極調整經營策略,大量減少庫存。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行業骨干企業的庫存數就不斷下降,11月份下降了11.48%。

  量的增長和質的提升。在關注整個行業下滑的同時,我們對一些產品做了更深入的分析。我們認為在農機化發展到一定的水平,或者農機制造水平大幅提高的今天,有些產品數量的下降,也代表了產業的進步和產業升級的成就。以小麥收獲機為例,2012年開始按喂入量大小給予補貼,2013年由于大喂入量收獲機所需發動機開始供應,2013年喂入量開始提升。當年小麥機銷售44026臺,平均單臺的喂入量達到4.4公斤,2016年銷售36193臺,平均單臺的喂入量6.7公斤,2019年小麥機銷售不會超過2萬臺,比2013年少一半,但平均單臺喂入量提高到8公斤。小麥收獲機的技術進步和產品質量尤其是可靠性的提升,使其作業效率大大提高,年需求總量必然減少。小麥機進入存量市場后,以更新換代為主要需求,年產值穩定在1萬多臺是正常的。

  2019年行業產品技術升級成效大。

  1.產品的質量進一步提高。

  2.拖拉機動力換向、自動駕駛技術產業化。預計今后兩三年,拖拉機升級主要在動力換擋、動力換向、自動駕駛這些領域,誰領先一步,誰早日實現產業化,就能走在前面。

  3.谷物收獲機參數和性能進一步優化,更關注高效節能、降低能耗。

  4.玉米收獲機行走系統的升級(HMT)最為搶眼。

  5.國四新產品研制成功。青島展會上行業骨干企業都展出了新研發的國四拖拉機和收獲機,這是了不起的成就。國四產品不是簡單的更換發動機,國四產品要進行重新設計、重新測試,重新驗證,需要技術和資金的投入。國四電控發動機給農業機械智能化升級帶來契機和產業升級的機遇。

  加大投資博明天。行業下滑的情況下,很多企業還保持了非常好的信心和投資信心。2019年一些高水平的智能制造工廠動工興建。拖拉機雖然是產能嚴重過剩一個行業,但山東百利等企業又投巨資建新拖拉機工廠。江蘇久富在蘇州新建生產高端拖拉機和水稻收獲機的工廠。新疆缽施然的采棉機制造基地、浙江意林公司的同步器工廠也在抓緊建設。

  投資的主要領域還在制造工藝和裝備升級。2019年比較突出是水溶性面漆的試驗和投入生產,取得比較好的效果。隨著環保成本的不斷加大,水溶性面漆可以使環保處理成本大大下降。管材智能激光切割機得到越來越多的應用,英虎玉米收獲機制造使用管材切割機后大大提高了產品的性能和質量。國家發改委核心競爭力項目和國家工信部強基工程支持項目分別給予同步器、濕式離合器、CVT拖拉機、六行大型采棉機、甘蔗收獲機、HMT變速箱產業化的資金支持。

  在整體市場疲軟下滑的時候,一些企業為什么會逆勢增長?

  1.企業擁有核心競爭技術。英虎和巨明玉米收獲機使用HMT無級變速,都有大幅增長。

  2.制造裝備勝人一籌。谷合傳動、浙江海天投資最先進的箱體加工和齒輪加工線以后,知名的柴油機企業主動與他們進行合作,看重的是他們制造和質量保障能力。

  3.堅持不斷進步的企業。中國一拖由于產品結構等問題近幾年遇到了很多困難,他們堅持不懈、不斷的改進。2019年大中拖增長16%,非常不容易。

  4.品牌效益越來越明顯。一些零部件龍頭企業的業務保持了20%左右的連續增長。為了提高產品競爭能力,主機企業更加重視采購的質量,不一味追求低廉價格的采購,而是追求最優質的零部件采購,龍頭零部件企業的品牌效應得以受益,優質產品就會逆勢增長。

  五、農機出口好于機械工業

  11月份出口增長15.21%。國內農機企業不斷提高國際競爭能力,外資企業在中國投資的工廠逐漸達產、擴大產量,拉動了出口增長。

  出口產品中,輪式拖拉機下滑14.51%,手扶拖拉機下滑29.29%,免耕播種機出口下降51.24%,犁的出口總量下降43.91%,圓盤耙出口同比減少30%。聯合收獲機出口11489臺,增長28.45%,插秧機出口增速較大,同比增長53.95%。在國家“一帶一路”政策的推動下,我們和東盟的經濟合作日益密切,中國水稻機械的產品質量的大幅提升和技術更加成熟,在東南亞的市場競爭力得到了提高。

  大中拖拉機骨干企業的出口略有增長,50馬力以下的拖拉機出口占到了62%的比例。拖拉機出口本土企業占到80%的份額,100馬力以上大型拖拉機出口外資企業有優勢,有61.34%的份額。

  骨干企業自走輪式谷物收獲機出口112臺,增長55.56%,履帶式水稻收獲機出口4953臺,增長11.40%。

  農機進口增長2%。采棉機、播種機的排種器、拖拉機高檔變速箱等產品進口比重較大。180馬力以上大型拖拉機進口較多,用戶對進口大馬力拖拉機的質量和智能化水平評價較高。

  六、未來預期分析

  2020年行業存在繼續下滑的可能性,不容樂觀。農業供給側改革任務艱巨,尚需時日。農作物的價格不會有大的提高,短期內農民購買能力不會得到明顯提高,國四排放有影響,短期反彈動力依然不足。

  農機工業協會景氣指數研究報告顯示,預期業務有所增長的企業比例還比較高,多數企業保持了信心。

  農機剛性需求依然有,農機不能完全滿足供應的矛盾將長期存在。有需求就有市場,有市場就有希望。要保持耐心,不急不躁。最后一句話:春天來時,我們還都在。

  (根據錄音整理,有刪減。)

新聞來源地址:http://www.caamm.org.cn/
分享到:

新聞評論

暫無評論

cm3d2如何赚钱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 今晚彩票预测号码 股票配资利息多少不违法 九鼎新材股票股吧 广西快3是正规彩票吗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等 吉林11选5玩法高手指点 湖北11选5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杀号 22选5开奖中奖规则 中国女篮亚洲杯赛程 天津11选5走势图 金牌配资 上海时时乐怎么打才能稳赚 宁夏十一选五购买平台 2020010七乐彩开奖结果